南通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南通评论 > >

评论:重庆医改风波 尿毒症患者赢了吗

2015-04-11 04:03

非常评

重庆医改风波日前引发热议。据新京报报道,4月1日,重庆市有关方面证实,透析费用沿用原标准,已按新标准收取的费用予以退还。这也被视作“重庆尿毒症患者的胜利”——就在前一天,当地数百名尿毒症患者及其家属集会抗议治疗费用翻倍。它也将尿毒症患者群体的困境置于舆论视野中。

别让尿毒症患者的悲情成宿命

都说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而尿毒症患者群体的悲情,梳理起来都跟一种“不幸”有关:被社会保障“筛”掉了。

尽管重庆医改落地仅一周就出岔子,但一众尿毒症患者打着“请求安乐死”“小病拖,大病扛,患了尿毒症进了火葬场”等标语的照片,仍让人难以释怀:悲绝至此,叫人情何以堪?

悲情角色,似乎并不专属于重庆医改冲击下的尿毒症患者,而更像是属于一个病症群体。近年来,尿毒症患者的际遇已屡被媒体聚焦,而它们也总能提炼出某个关键词:悲剧。2009年,媒体聚光灯照向了湖南益阳的尿毒症毒贩群落,他们的情况让缉毒执法都左右为难;2012年,吃低保的北京男子廖丹为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做透析,私刻医院公章,骗取透析费17.2万余元,被“判三缓四”;湖南尿毒症患者聂水华铤而走险买假发票骗保42万余元;2013年,南通尿毒症患者胡颂文自制“钢的肾”维持生命13年被曝光……

都说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而尿毒症患者群体的悲情,梳理起来都跟一种“不幸”有关:被社会保障“筛”掉了。廖丹因为吃低保其妻子没有办理医保,这个贫困的家庭更无力承担每月高达几千元的透析费用;聂水华加入了新农合,但“保基本”的新农合,离“保大病”的个体需要相差甚远。而重庆医改出问题的理由——“对需长期治疗、经济负担重的特殊患者考虑不周”,也说明了保障制度沦为“筛子”的困窘。

捐助廖丹17.2万元、帮助其退还赃款的珠海市政协常委陈利浩说:只有医保制度更完善、合理,才能真正解决这些在医保夹缝中、难以享受医保政策人的看病难问题。说来说去,还在于救济制度的兜底。在这方面政策维度也不是没进展:去年2月,国务院医改办发布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通知》,明确尿毒症等重特大疾病将补偿90%左右。但试点的渐进性跟下沉过程中的打折扣,都会让目前的现实保障离社会期许尚有距离。

事实上,对“廖丹之妻”和聂水华们来说,即便统一较高的治疗费用报销比例能着地,但因为尿毒症而失去一个劳动力,也会令一个家庭陷入困境。所以,要纾解其困境,医保网密织跟民间力量的参与,恐怕一个都不能少。

□燕云飞(高校教师)

200万尿毒症患者需要怎样的医保?

既要增强大病医保对尿毒症患者的保障,包括明确对腹膜透析的治疗政策倾斜,也有必要将慢性肾病置于更重要的防治地位。

重庆医改大方向无误,却遭遇阻力,原因就在于单向的诊疗费用大幅提高,忽视了尿毒症等慢性疾病所需医疗帮助的特点。调查显示:我国现有尿毒症患者200多万,且每年在以12至15万的数目新增。它具有知晓率低、发病率高、死亡率高等特征,目前已成威胁全世界公共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。又因其属于不可逆的疾病,一旦罹患就将陪伴终身,所以尿毒症患者的治疗是场“持久战”。目前治疗尿毒症的方法主要是两大类,肾脏移植和透析,不论哪种,都价格不菲。

透析治疗一般每周2至3次,在目前医疗定价下,每次花费在500元左右,一年下来要花费5到10万元。这样的花费,若无相应的医疗保障,对绝大多数家庭都是沉重负担,何况尿毒症患者因无工作能力故经济承受力更差。

源于此,尿毒症总会进入我国医保“提点扩面”的政策视野。在大病医保试点时,它就成为被保障的病种。而目前,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,为尿毒症患者提供的医保支持也比较到位。如在北京,病人每次透析个人承担的费用在50元左右,且尿毒症患者在门诊就能享受住院病人的医保政策,医保的报销限额为30万元。如果患者不罹患其他大的疾病,这可保障多数尿毒症患者的医疗需要。但得看到,在不少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,医疗保障不同步,有些地区医保只为其提供每周2次透析的医疗花费,多出的就需患者个人负担。

这次重庆的抗议者中,不排除有些“尿毒症”患者身患的其实是慢性肾脏病,它不在大病保障范畴,但诊疗费用同样不菲。在此情境下,基于它病程迁延演化成尿毒症的可能性,有必要对其加强保障力度。可迄今为止,将慢性肾脏病纳入了门诊特殊疾病(慢性病)管理的城市仍不够多,这或导致他们在门诊治疗不能享受医疗保险统筹基金支付待遇。

“慢性肾脏病诊治是医疗保障体系支持的重点”,《慢性肾脏病宣传手册》中这样写道。重点支持,显然需要资金投入托底。在美国虽然慢性肾病患者总数占医疗人群的7%,医疗费用却占了美国医疗预算费用总额的24%;相形之下,我们的保障力度差得不止一点。

在此背景下,既要增强大病医保对尿毒症患者的保障力度,包括明确对腹膜透析的治疗政策倾斜,也有必要将慢性肾病置于重点防治地位,加强对其的早期预防、诊疗,这包括基本医疗覆盖面积和支付额度上的提高。二者结合,才能让对尿毒症的治疗保障成色更足。事实上,若无这保障制度上的补全,就算重庆透析费用恢复原标准了,也只是“止损”,离“赢”恐怕还差得远。

□郑山海(医生)